View profile

Vol15 | 春天,来一次游行吧

MonoGoto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View
春天,来一次游行吧
最近日本的黄金周,和朋友到日本南边九州的熊本和鹿儿岛自驾游了几天,两个开车新手要么往弯曲的山路开,要么往视野开阔的海边开,很是紧张开心地度过了黄金周,幸好人车安全。所以这次的 newsletter 迟到了一周,抱歉。
这一次想聊聊游行集会,世界上的民主国家基本上都确立游行示威和集会作为公民参与和表达的一项基本权利。什么时候人们会组织这样的游行,有一种情况是当社会里一部分感觉到了权利的被侵犯,人们要发出他们的声音,他们所忧心焦虑的自由、教育、工作、战争等等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游行是和现行制度的对抗,而对抗的激烈程度则取决于各国的环境。毫无疑问,在国内发起游行或公开示威需要极强的意愿和勇气。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描述的上海的高压环境和一些人的公开反抗行为,采取了很多艺术性质的迂回但十分激励人心的形式,比如公开演奏《你可听到人们在歌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或者在上海街头进行快闪式的标语示威活动。虽然不知道这样不成规模的反抗可否直接影响他们所处的环境,但作为互联网一端的观众是收到了勇气和激励的。
抗争行动形式库和群体性的诉求伸张,以及参与者协同一致的价值(worthiness)、统一(unity)、规模(numbers)和奉献(commitment),简称WUNC的集中展示共同构成了社会运动的三大要素。抗争行动可以采用一系列策略手法,包括从会议、游说、投票、请愿等传统性手法,到游行、罢工、示威等对社会秩序造成干扰的对抗性手法;从导致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的暴力行动,到通过信仰仪式、艺术表演、诗歌朗诵等表达政治诉求的日常生活文化实践。
Les Misérables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Les Misérables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还有一种是基于传统的庆祝式的游行,虽然在历史上甚至在一些国家的现在,仍然是属于前者,用于表达需求、寻求共识和对抗现行制度,比如前几天在东京举行的 Tokyo Rainbow Pride。但对抗的颜色渐渐退去,节日狂欢的商业氛围逐渐浓厚。
用一种更温和的方式走上街头,当然不是疫情下的首创,前几年女权运动中就有很多这样的行动。更可以说是博伊斯思想的延伸:事件、对话和思维过程,这些都要由行动来触发,使它们形成自己的动力。所谓人人都是艺术家,是说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一份子,都有改变自己和世界的创造能力。现在东京森美术馆举办个展《Chim↑Pom: Happy Spring》的艺术团体 Chim↑Pom ,就被评价为艺术参与公共事件的代表,虽然他们可能自己不这么觉得。其中有两个探讨游行与公共空间的作品。《LOVE IS OVER》,原本在公共空间的婚礼游行在习俗上只有皇室才会举办,但团体成员 Elly 合法地申请了上街示威游行作为自己的结婚典礼,探讨个人和公共的边界、婚姻制度和风营法等问题。
撮影:ライアン・チャン
撮影:ライアン・チャン
另一个在台湾双年展的作品《道(Street)》,提出「公共领域属于谁」这一问题,从外部美术馆开始到内部结束,新建了一条单独的水泥路,划分公共道路、美术馆、「路」三个独立的空间,所有的观众都可以在这条路上进行饮酒、涂鸦等本不被允许的行为,路里发生的一切都属于作品,而路外则是观众。
道上趴體 - ART is in the pARTy 2018
道上趴體 - ART is in the pARTy 2018
抽烟许可(部分),饮食许可(许可),淫秽行为许可(不许可)等交涉过程
抽烟许可(部分),饮食许可(许可),淫秽行为许可(不许可)等交涉过程
🦄 Monthly Recommend
写作如何帮助你清晰地思考
Paul graham 又一次在博客里讨论写作,他说把想法转换成文字非常困难,原本的想法可能并不准确也不完整,是在写作的过程中不断地补充。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但并不能像他一样准确地描述出来,或许这就是写作经验的差距。
Paul 告诉我们从想法转换成文字的难度和方法,Budi 则是告诉读者写作能为工作带来什么。想法可能没什么新意,但可以看看具体的建议。
《驾驶我的车》可能改变日本电影
日本电影自上世纪末以来一直没有太大的发展,除了偶尔出现的动画佳作。《驾驶我的车》是日本久违的受到国际注目的作品,而导演在日本也属于独立电影的风格。他的短篇集作品《偶然与想象》的3个故事也很有意思。文章内有提道,浜口竜介本来想在釜山借助韩国的电影基础设施拍摄《驾驶我的车》,但因为疫情没法实现,最终还是在广岛拍摄。
第二大脑:表格化的人生
这篇文章回顾了纸质时代用文件柜收集和组织个人信息的尝试,所有的账单、收据、杂志上的食谱都可以作为档案保存下来。现在每天产生和收集的数据更是不可计数,完全无法凭借自己记忆下来。而像 notion 和 obsidian 这样的知识管理应用,则可以像第二大脑一样,容纳所有繁琐的信息,并且可以随时查看。除了知识库,待办事项等等可以结构化的信息,甚至有人用于追踪每一个约会对象,记录约会时间和当时的感觉。
创造力的关键:跳出系统
作者认为系统性是帮助我们保持创造力的关键。规则的限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起点和一个可以克服的形式。作者这样描述形成创意的过程:
  • 深入了解一个特定的系统和它的规则。
  • 走出这个系统,寻找颠覆其规则的东西。
  • 把你发现的东西作为制造新的和创造性的东西的基础。
Intuition Pumps and Other Tools for Thinking中,哲学家 Daniel C. Dennett 使用 Douglas Hofstadter 创造的术语将理解系统以便跳出系统的过程描述为“jootsing”。“Jootsing”的意思是“跳出系统”。
▼UX、设计与艺术类
Figjam 的和纸胶带
Figma在愚人节推出的好玩的功能,可以在像装饰手帐一样装饰白板,而这也是它仅有的价值:好看。这个功能的灵感来自社区用户的推特,迅速推出原型后受到大量用户的喜欢,于是被保留了下来,整个过程是开发团队和社区关系的典范。
日文无衬线体的设计
Monotype 的字体设计师土井遼太和小林章等人为 Avenir Next 设计了日文搭配字体 Shorai Sans,是一款几何主义无衬线体。这篇土井遼太的文章回顾了上世纪70年代圆体字体ナール (NAR)和无衬线体ゴナ的设计过程和特征,这两种字体都是中村征宏的作品。当时还属于写植时代,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手动调整字距,而ナール的崭新之处在于,每一个字符的字框都保持一样的尺寸,字面很大,所以不需要调整字距。而后者ゴナ则是当时最粗的无衬线体。而作者土井遼太的新字体 Shorai Sans 则正是在它们的影响下诞生的。
石井細丸ゴシック体(上段)、ナール(下段)
石井細丸ゴシック体(上段)、ナール(下段)
石井特太ゴシック体(上段)、ゴナU(下段)
石井特太ゴシック体(上段)、ゴナU(下段)
为什么现在日本需要「设计」
麦肯锡日本针对日本产业界推出的报告,报告觉得日本正在失去创新领导地位,大多专注于技术和提高产品质量,把质量本身视为努力的成果。报告认为日本企业应该从技术转向客户体验中心,具体可以从这四个方面改善:数据分析式的领导能力和项目管理,无缝的客户体验,跨职能的开发团队和强调迭代发展。
有任何反馈和评论都可以邮件回复。也欢迎把链接分享给你的朋友。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 Newsletter @ryou_issei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From Tokyo,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