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Goto

By Monogoto Newsletter

Vol.10 | 善恶的荒野

#10・
1.43K

subscribers

16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MonoGoto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MonoGoto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本期邮报较长,可点此链接在浏览器阅读或收藏。

👁View
善恶的荒野
技术的进化会为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人与机器可否共存,20世纪60年代的科幻作品的想象表达了人类对未来的愿景。1968年『2001太空漫游』上映,库布里克塑造了一个形而上的高等生命存在,企图用视觉唤起观众的自我意识,思考人类从何而来,人类与宇宙和更高生命体的关系。同样这一年,银翼杀手的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出版,作者极其朴素地在标题里表达了疑问: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是什么,机器人会做梦吗。
波兰科幻作家莱姆1961年出版的『索拉里斯星』,设想了一种人类尺度无法理解的海洋生命,无论科学家如何沟通和实验都毫无回应,唯一产生的互动就是复制人类的记忆模拟出新的生命。相比「2001太空漫游」仍是以人类的进化为最基本的主题,这部作品设想的生物则去掉了以人类为基本尺度的坐标体系。
『2001太空漫游』的最后一幕里出现的白色房间,Dave在这逐渐老去,与黑石接触之后进化成了新人类,被送回了地球。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举办的「EUGENE STUDIO After the rainbow」个展里,有一组装置作品完全还原了这一房间的场景,并在此基础上燃烧了整个房间,经过风化,最终形成一副宛若时间静止的素描图景,满是灰尘的床铺和地板,残缺的大理石柱,烧毁的油画。
这个作品名为「Beyond good and evil, make way toward the wasteland.(JP: 善悪の荒野)」,由日本的艺术家寒川裕人的艺术工作室 EUGENE STUDIO 制作。现场的体验带来的感受不亚于看了一场电影,仿佛置身木星的那个房间,在第三视角观察时间带来的破坏和风化。
THE EUGENE Studio “1/2 Century later.” Part 1 (Installation view) on Vimeo
THE EUGENE Studio “1/2 Century later.” Part 1 (Installation view) on Vimeo
展览也包括了其他很多作品,可以在下面的视频看看介绍和访谈。其中我比较喜欢『GoldRain』『Our Dreams』这两个作品。前者在黑暗的空间,用金粉和重力塑造了一个无限坠落的金雨,一分一秒的形态都独一无二,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偶然和奇迹。『Our dreams | 夢』则是一个疫情期间创作的影像作品,拍摄了两位没有关系的人物空手弹奏德彪西的『梦幻曲』,但由于音乐和空手弹奏的节奏,又确实产生了关系。
GoldRain
GoldRain
Our dreams | 夢
Our dreams | 夢
「ユージーン・スタジオ 新しい海」展 スタジオ・ビジット、インタビュー / Studio Visit | EUGENE STUDIO: After the rainbow
「ユージーン・スタジオ 新しい海」展 スタジオ・ビジット、インタビュー / Studio Visit | EUGENE STUDIO: After the rainbow
🦄 Monthly Recommend
「Monthly Recommend」将会推荐一些每月我们推荐的文章和事物。
一切数字化都要付出物理上的代价
作者希望我们正视所谓数字世界是建立在现实世界资源和能源消耗的基础之上。但逃离现实世界塑造一个完全的虚拟世界,正是最近的技术潮流,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云」这个词汇把数据中心的巨大建筑,消耗全球电力需求1%的庞大电能和所需的其他资源抽象化成了一个仿佛毫无重量、轻盈的概念。
就像你在超市考虑是否要用环保袋的时候一样,你在Google搜索的时候,加载图片的时候,甚至进发元宇宙的时候,同样也会消耗资源,成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我们所在的数字世界,同样也是现实世界。
迷失在翻译中:全球流媒体热潮正在造成严重的翻译短缺
北美以外的亚洲,南美等市场成为 Netlfix, Hulu 等流媒体的增长点,本地化的需要导致全球的翻译订单剧增。另一方面薪酬不高也是翻译和配音人才不足的原因。文章中提到一个解决办法是先翻译为英文版本,再以此为中转翻译为法语、西班牙语等其他语言,尽管会损失语境降低质量,但已经是现有资源下的一个很好的削减成本的手段。
中国的酷儿互联网正在被抹去
LGBT 群体在国内得以自由发声和运营的媒体,即各大高校社团自发主办的公众号媒体,今年7月左右集体消失了。原本的模糊的界限似乎在今年逐渐清晰。
广州的不安: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当地人面临身份危机
据教育部统计,截至2020年9月,全国普通话普及率为80.72%。
普及率比我想象的低,文中的观点是普通话是为了易于沟通,消除障碍。尽管如此,但语言也总是与身份认同相关,与日常生活的使用并无矛盾。有些观点试图用一种更高层面的民族主义(对中国民族语言的热爱)来挤兑地方文化,并不可取。
飞行汽车何时到来
技术发展历史的科普文章。很早以前开始就有工程师开始研究,但直到现在还受制于智能化、传输速度和基础设施的建设,结论是路还很长。
10个新名词解释
Metaverse, NFT, creator, Web3等。
▼UX、设计与艺术类
关于设计咨询和天使投资
Brian Lovin对这两个主题的切实经验分享,十分受益。比如可以给初创公司提供什么样的设计咨询服务,而不是仅仅是提供一套设计,以及和创始人保持什么样的关系。
设计专业道路的职业规划建议
同样是 Brian Lovin 的一个项目,就设计师的职业规划问题和资深的设计师或管理者进行了深度采访,讲述他们的职业道路。其中不乏在 Coinbase 和 Instagram 工作的华人设计师。
每个设计工作室都应该是员工所有
AIGA的这篇文章聚焦设计创意公司里中下层设计师的权益,认为收入存在严重的不平等,并提出了一种新型的工作室制度实践。类似于工会,工作室的成员可以对薪酬、福利或经营等问题达成共识。
机器人可以做设计师的工作吗?
Butler 非常清晰、理性地回答了这个略带煽动性的问题,即没有想象中地那么有威胁,甚至是我们的助力。现有的工具基本聚焦在既有设计Pattern的自动化生成,而在其他领域比如产品战略、功能规划、信息架构、内容战略、艺术指导,尚且不用担心来自机器人的入侵。
有任何反馈和评论都可以邮件回复,或者在这里联系我们。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 Newsletter @ryou_issei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From Tokyo,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