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Vol.06 | 生命最后的声音

MonoGoto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本期邮报较长,可点此链接在浏览器阅读或收藏。

👁👂View & Listen
生命最后的声音
居住在华盛顿的日裔音乐家 Yoko Sen 在病倒住院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她对声音的敏感,医院里的嘈杂、不同机器的警报声无不放大了她的紧张和不安。她尤其对心电监护仪发出的声音所困扰,是一种被称为「魔鬼音程」三全音(就是任意两个距离三个完整音程的音同时播放,就像是C搭配升F❶。)这种声音特别容易引起焦虑和躁动,在早期的宗教音乐中曾被禁止。
心电监护仪像定时炸弹一样滴答作响,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我的生命是有限的。
早期的苹果电脑的启动声,以及 iPhone 的短信提醒,都同样属于三全音。最初苹果电脑的启动声, 被Jim Reekes称作人类能发出的最不和谐的声音,并在90年代被改为一个C大调和弦的立体声,更为平静,至今几乎没有被改变过。但是,iPhone的短信提醒,则是一直保持着当时的三全音「158-marimba」,设计者 kelly jacklin 在博客曾讲述了如何制作这个声音的故事。
Yoko Sen 治愈后创办了一个改进医疗声音环境的机构 SenSound,虽然目前还没有最终的成果,但是一些探索和研究很有意义。比如与医院、Ideo合作,研究病人和医疗工作人员最令他们不安的声音是什么;在生命最后一刻,最想听到的声音是什么。做为研究成果的一部分,Yoko 根据回答者的分享,用海洋的声音、亲人的声音、笑声等创作了一段音乐,并在旧金山的教堂里演奏。
声音体验对生命和情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同样声音体验也充斥着平时的生活。尤其在视觉逐渐充斥嘈杂的信息,品牌愈加注重用独特的声音占据用户心智的情况下,声音品牌识别(Sonic Branding案例)愈加重要,正如前文所述苹果电脑的启动声音一般,Windows,任天堂,Netflix 「ta-dums」的启动声音同样深入人心。如果在日本生活过的话,711便利店、堂吉柯德、各大电车站为代表,线下的声音标识也融入到了平常生活当中。
继视觉之后,听觉的体验或许也会逐渐充斥嘈杂,从而拥挤不堪。也许到了那个时候,静寂和自然反而会成为被追求的稀缺声音环境。
1. 引自《音爆》
The Sounds of Healing Reasons to be cheerful
🦄 Monthly Recommend
「Monthly Recommend」将会推荐一些每月我们推荐的文章和事物。
互联网正在损坏
大西洋杂志的这篇文章,调查了学术文章、司法意见、媒体等网站90年代以来对外部引用的链接数量,发现许多链接已经损坏,文章越旧,失效的可能性越大。纽约时报的200万个外部链接,25%的链接以及无法访问。便利的同时,链接的长期性和稳定性得不到保障。甚至,监管压力也使得信息可以被随时修改、更新或删除。电子书和数量众多的App里的信息更是成为互联网的孤岛,很少能被检索。文中也介绍了Internet Archive、Amber、Perma 等一些致力于存档、追溯和长期保存互联网内容的服务。
让子弹飞一会儿
投资从业者 Lillian Li 在她的 Newsletter「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中国特色)介绍对中国科技监管的看法。她对中国互联网长期持乐观态度的同时,觉得短期内由于以下原因会面临监管压力:
  • 科技平台已转向变现而非创新以促进增长
  • 向更具创新性的生态系统重新平衡,而不是垄断扼杀创新
  • 监管机构背后的额外政治影响力
正在塑造下一个硅谷的全球6个城市
Rest of world 是一个关注亚州、非洲、南美等西方世界之外的科技、文化和社会现象的非营利性新闻(据介绍他们是在认识到这个名字的「以西方为中心的价值观」这一问题之上,用的这个名字)。最近的一份系列专栏报道,研究了世界上硅谷之外的6个技术中心:
  • 拉各斯 - 尼日利亚的技术中心
  • 累西腓 - 巴西的 IT 强国
  • 班加罗尔 - 印度 - 从外包中心到创业城市
  • 深圳 - 世界硬件之都
  • 特拉维夫 - 以色列 -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一度仅次于中美
  • 麦德林 - 哥伦比亚的新兴软件谷
疫情没有摧毁新加坡的街头小吃,外卖App可能会
这篇报道同样来自Rest of World。
「街头小吃」是新加坡唯一收录进世界文化遗产的无形文化。疫情出现以来,在公众和政府的支持下,大部分小贩们活下来了。但疫情期间,销售渠道集中在了 Grab 等外卖平台,通常收取30%的手续费。这使得基本上抹去了小贩们的所有利润。
此外,还要与平台扶持的专用于外卖的虚拟店铺竞争,被迫承受促销的成本,以在充斥补贴的市场上有竞争力。Foodpanda 和 Deliveroo 进入新加坡市场后也采用了同样的手续费和补贴政贴。新加坡的许多小店都历史悠久,但在疫情和平台的双重伤害且没有风险管理的情况下,成本盖过盈利之后唯一选择就是关闭。
Facebook 的元宇宙说
新的概念层出不穷,Facebook 说他们将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元宇宙这一概念即在虚拟世界里拥有实体身份,并可以在里面进行一切的体验。这个愿景听上去像是描述VR和AR技术升级后的未来世界,听上去很炫酷,但暂时还只存在于科幻小说,工程师和设计师的原型之中。
▼UX、设计与艺术类
另一种能量 - 继续挑战的动力:来自世界的16位女性艺术家
东京森美术馆的这次展览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71岁~105岁的16位女性艺术家展现她们的创作活动,从绘画,影像,雕塑到装置和行为艺术,艺术家们的表现手法包含各个方面,是非常值得看的一个展览。面对各自国家的现状和自身的艺术方向,不断地挑战,在艺术界活跃了50年以上,不管是作品本身还是经历都值得关注。不在东京的同学可以看看中文的介绍。
设计批评无处不在
AIGA的这篇文章「Design Criticism Is Everywhere—Why Are We Still Looking For It?」(设计批评无处不在——为什么我们还在寻找它?)介绍了平面设计批评的源流和各种类型,类型包括将设计置于大背景下的新闻批评,基于文学理论和符号学的设计写作等等。互联网时代兴起一批设计类新媒体和播客,和设计类理论学术杂志一起承担了面向专业和面向公众的责任。批评对象的对象也随之扩张,超越了学科本身的范畴,设计与艺术的区别这一命题也已经变得遥远。
下面这篇文章是室賀清徳撰写的对上文的补充,描述了设计批评在日本的源流。室賀作为《Idea》杂志的原总编辑,对此非常了解。Idea杂志在1953年创刊,主要就是介绍世界的设计文化。90年代,他觉得当时日本的设计评论主要集中在作品的介绍和技法。而当时西方世界的讨论则在更深层次的三个方面:
  • 后结构主义之下对功能性、解决问题为前提的现代设计理念的怀疑
  • 对平面设计100年历史的讨论
  • 数字技术对设计和社会之间关系的影响
但日本对设计师的个性和作品更感兴趣,随着设计的产业化,日本在2000年代后对海外设计逐渐失去了兴趣。也即是,日本对平面设计历史和理论的意识非常脆弱,作者希望未来的批评家基于历史与现代信息技术的两个视点来编织日本的设计批评的基础。
设计的问题在于设计师
这篇文章用于自省,一些观点感觉被说中了。作者觉得设计师做事是基于我们如何看待和体验周围的世界,想要改进所有不好的事物,希望世界变得更美,更有秩序,而且不容易满足。这就导致我们把工作看作他人价值的延伸而不是自我价值,抵制批评,对第一个方案未被采纳感到沮丧,对真相知之甚少的情况下采取行动等等。再次自省,不教条主义。
Nendo设计的圣火台
Tokyo2020 Olympic Cauldron
Tokyo2020 Olympic Cauldron
记录创意工作的早期阶段
迫使自己对作品的前期粗糙的草稿或原型由足够的信心,才能在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的前期工作中不怀疑自己,Paul Graham在他的博文 Early Work 中这样建议道。我们对大师的草稿总是好奇的,但那是因为其价值已经得到验证,但普通人的工作却未必。但同样把自己工作的过程记录下来,或许总有一些好奇的观众呢?
又到周一了,摸鱼快乐!
有任何反馈和评论都可以邮件回复,或者在这里联系我们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From Tokyo,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