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Vol.09 | 设计结构化的源流

MonoGoto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本期邮报较长,可点此链接在浏览器阅读或收藏。

👁View
设计结构化的源流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很喜欢画黑板报,找各种参考书临摹美术字,可以被称为设计吗?可以的,但是和手工艺时代的设计一样,它是被修饰的,没有被结构化的设计。工业化以来,这样的设计很明显无法满足大量生产的需要,更不要说大众传媒的数字化使设计的需要指数型增长。现代设计的先驱 Max Bill 从具体艺术 (Concrete art) 获得灵感,将其演变为国际主义设计风格的一部分,即「无装饰的美」。这构成了设计结构化成为可能的一个前提,即去掉装饰让可控制的变量更为简单。这是我们产品设计师可以用 Figma 构建设计系统的源流,也是平面设计师和媒体艺术家用 Processing 或其他程序输出平面或动态作品的发端。
当然故事没有那么简单,本文想聊聊上个世纪西欧(主要是瑞士)和日本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对设计的结构化,算法化的更多探索。
20世纪四十年代,在包豪斯接受过拜耶指导的 Theo Ballmer,和同样出身包豪斯的 Max bill 一起创立了所谓的瑞士风格,或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 Theo Ballmer 最初在平面设计里利用网格系统,Max Bill 开始思考几何学和数学在设计中的运用。Max Bill 之后在德国创办了乌尔姆造型学院,作为包豪斯的后继摒弃传统的绘画和雕塑学科,转向纯粹的设计教育。他在任院长期间出版过一册书籍《Form》,介绍简单而有功能性的设计,其中一篇文章《Structure as art? Art as structure?》传递了他的观点:艺术不是自然的代替,不是个性的代替,不是自发性的代替,若艺术是艺术本身的话,只有能通过秩序和形态传递信息,才值得被称为艺术。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艺术创造,只有在个人的认知结合新的秩序和新的形式下才会出现。离题一下,在乌尔姆造型学院学习和工作过的向井周太郎先生回日本后,于1967年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建立了基础设计学科,培养了原研哉等设计师。
思考是人类最本质的特质。就像从思考诞生出艺术作品一样,思考可以给予感情价值以秩序。
—— Die mathematische Denkweise in der Kunst unserer Zeit (我们时代里艺术中的数学思维方式), Max Bill, 1949年
多摩美术大学的永原康史老师在日译版的序文中写到,瑞士风格第二代的代表应该是 Emil Ruder 和 Josef Müller-Brockmann,到此时瑞士风格已经完全成熟。这两位的著作影响了后来几乎所有的平面设计师。 Emil Ruder 的《文字设计》(Typographie─A Manual of Design ),和 Josef Müller-Brockmann《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Grid Systems in Graphic Design),这两本书都在2016年后才被翻译为中文版和日语版。1958年 Josef 与其他三位设计师创办《Neue Grafik》杂志,成为了向世界推广瑞士风格的契机。
瑞士风格逐渐席卷整个商业世界,Karl Gerstner 作为 Emil Ruder 的师弟,可以说是瑞士风格第三代的代表。Karl Gerstner 受日本设计师朝倉直巳(三大构成系列的作者)书信的启发,从日本的一套使用变形透镜来完成可变字体的设计中获得灵感,出版了著作《Designing Programmes》。在第一章「作为字体的算法」中,写到当时 Karl Gerstner 正在用参数化的方法重新设计 Akzidenz-Grotesk (Helvetica的前身),使字体系列能够适应不同的场景,这是在计算机还没有普及的60年代。很遗憾这套字体的成品没有被推广开来。
这个超前的理念在几十年后得以在计算机上实现,opentype 的一系列自适应特性和 variant font 技术无不证明其超前观念。而此书的后半部分「作为描画的算法」「构造和动态」,完全是预言式地实现了用算法进行平面几何和动态的创作,和 Processing 的入门教材几乎一致。不限于几何,创造了一套动态的规则或者说算法,或者说为了生成某个形状的一套步骤。
构造和动态
构造和动态
胜似设计系统的框架
胜似设计系统的框架
🦄 Monthly Recommend
「Monthly Recommend」将会推荐一些每月我们推荐的文章和事物。
流行词「元宇宙」
Benedict Evans 对新概念「元宇宙」的看法比较中性,作为一个尚未实现的抽象概念,可以用来包含 VR/AR 等技术和游戏、娱乐、社交等很多元素。这个梦想最终是成为黑镜还是头号玩家,或是细田守的《龙和雀斑公主》,还感觉不出来,但实在不相信 Facebook 能做出什么美好的东西。「一个新的世界即将来临」,这句话已经听腻了。
正在打开美国市场的日本新闻信息流App:SmartNews
模式很接近今日头条,都是聚合式的新闻,但是特质不太一样。SmartNews的创始人浜本階生致力于打破 Filter bubble,其美国版的标志性设计就是在下方设置左右滑动条,来自己筛选媒体的保守-自由的政治立场(尽管并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在疫情和台风等灾难时也提供Covid-19,台风雷达等数据和疫苗接种门户。
是时候停止谈论○○世代了
文中介绍了《The Generation Myth》一书,作者认为世代只是解释态度、信仰和行为变化的三个原因之一,另外还包括历史事件,和年龄的增长。历史事件比如美国的911,日本的东日本大地震,中国的奥运会和汶川地震,都对那一个年代造成深远影响。作者对年龄和行为的变化显示,没有证据表明年轻世代更孤独,或自杀率上升。
美国朝九晚五的通勤模式导致的性别不平等
上个世纪的北美,交通网络和道路的设计以“标准”男性通勤者的生活和需求为中心而设计,从郊区的家中开车到市区上班,而女性则作为家庭主妇留在家中。尽管通勤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但城市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家庭主妇的需求,更不用说承担家庭和工作两方面的女性,比如相比男性需要停靠更多的地方,工作场所,保育中心,超市等等。另外,以女性为主的家政工人等特殊职业的长时间通勤,出租车等对女性来说更安全的交通成本,都是性别差异的一部分。由于疫情而在欧美和日本加速普及的远程工作,极大地改善了这一现状。
对技能过时的恐惧并不是终身学习的动力
这篇文章探讨了什么才是终身学习的动力。作者认为是对探索的热情:
  • 探索者长期致力于在一个令他们兴奋的特定领域实现影响力。
  • 他们在面对意想不到的挑战时感到兴奋。探索者将这些障碍视为学习和实现更大影响力的机会。事实上,如果他们没有面临足够的挑战,他们会感到厌烦,并寻求能给他们带来更多刺激的环境。
  • 当面临新的挑战时,探索者会立即渴望寻找并与那些能够帮助他们更快地获得更好答案的人建立联系,从而提高他们的影响力。
▼UX、设计与艺术类
AIGA 设计大会关注的五个话题
  1. 未来不是唯一需要关心的,可以为历史和过去的信息做更多的工作。
  2. 质疑设计的学术规范概念是困难但必要的工作。比如 Vernacular(民俗)一词,就是典型的西方中心的殖民视角。
  3. 关注设计工作的全貌:为治愈「过去人类的决策而导致的问题」而设计
  4. 拓展平面设计思维的局限:让平面设计与当代艺术、文化研究或社会参与等其他领域进行对话,从而扩大平面设计思维的极限。
  5. Transition Design:基于社会需要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过渡的前提,设计在这种过渡中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基于长期主义来设计的一种设计方法。
通过只看标点符号来了解自己的协作风格
一个好玩的视觉实验。不同作家的标点符号的重复程度和丰富程度,对话是否密集,是否频繁引用,区别一目了然。作者尝试用老人与海的一个来回对话的密集段落,结果是出现重复的问号和引用号,没有文字也有一种韵律和压迫感。文中提供了一个 Python 工具可以自己玩玩。
来自『The Graphic Design Review』的书籍推荐
『The Graphic Design Review』是日本平面设计协会旗下的 Web 杂志,这篇文章是几位编辑围绕各自推荐书籍的一次座谈会的记录。下面是其中的一些书籍链接:
有任何反馈和评论都可以邮件回复,或者在这里联系我们。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From Tokyo,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