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Vol.05 | 彩虹旗作为一种符号

MonoGoto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本期邮报较长,可点此链接在浏览器阅读或收藏。

👁View
彩虹旗作为一种符号
进入 6 月后,你可以看到很多跨国公司的社交主页都换上了彩虹背景,来庆祝和纪念 LGPT Pride。六月的彩虹仿佛变成了每年的惯例,商业公司越来越热衷于在这个话题下宣传理念,周边产品。
2019年我和朋友参加过一次 Tokyo Rainbow Pride 游行,除了漫天遍野的彩虹和气氛高涨的人群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各个赞助商的展出摊位提供的一些好玩的展览视觉、周边和饮食。除了 Google、电通、资生堂,甚至当时没有预想到我现在的公司也有出展,而这之外也可以看到一些外国大使馆和区自治体的展位。
彩虹🌈是一个非常有辨识度的符号,而且很容易和其他元素结合,这就产生了现在几乎可以代指 LGBT 群体的印象。但其实LGBT运动早期,各个群体和时期都非常注重平面设计、符号的塑造和传播,从而产生过很多有意思且作用巨大的符号。比如70年代 Tom Doerr 用希腊字母 Lambda 符号「λ」作为运动的标志,成为第一个被使用在旗帜、海报、 T恤的 LGBT 符号。同样在 70 年代,波士顿的同性恋活动家使用了「紫色的犀牛」符号,但是广告成本和其他符号(如Lambda)的人气,而被逐渐搁置。从纳粹的垃圾堆中回收的符号「粉红三角形」,原本是纳粹为识别同性恋制作的倒三角臂章,翻转形状之后意义也被逆转。
而现在影响最为深刻的彩虹旗🏳️‍🌈,由吉尔伯特·贝克 (Gilbert Baker) 在 1978 年为芝加哥的活动设计,和扎染艺术家 Lynn Segerblom 等志愿者合作制作了第一批八种颜色的彩虹旗,长达 9 米余。这类符号被创造出来,是为了保护那些没有政治和经济权力的性少数群体,是个人的创造力和集体的共同努力推动让现实逐渐变好。跨性别和双性恋等 LGBT 群体更为边缘的社区,也同样通过设计的力量对符号的形象化来推动变革。
视觉符号之外,语言同样也是斗争的一部分,比如对 history, herstory, ourstory 的争论就是一例。这里就不赘述了。
※以上内容大多不适用于中国大陆语境。
LGBT 的各种符号
LGBT 的各种符号
🦄 Monthly Recommend
「Monthly Recommend」将会推荐一些每月我们推荐的文章和事物。
互联网需要一个新名字
作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互联网不应该叫「互联网」。从技术上,互联网(指Internet)这个词只描述了传输信息的通道,而且有很多通过管道访问不到的内容。他觉得应该使用「Mosaic」这个名字。Mosaic是93年发布的浏览器,这之前的浏览器都只能使用文本的链接,而它改进了这一点,加入了图片链接。这篇备受当时网友欢迎的发布日志被Google存档了下来。
另一方面,马赛克(Mosaic)这一嵌套和无限扩展的艺术形式,也让作者觉得比较适合描述这个复杂的数字世界。但感觉作者并不是真的觉得「互联网」就应该换一个名字,而是借此探讨互联网的定义和未来的方向。
将这个我们构建的数字世界称为「互联网」,就像以门把手命名一个房间。
如何定义网红 (Influencer) 和创造者 (Creator)
Real Life 给出了很多角度来解释两者的不同,但最终结论落在两者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取决于自身想要露出哪一面。尽管从名称上,可以解读网红可能是卖货为主,而创造者则生产视频等内容为主,但其实工作内容差不大。甚至有描述到,女性更偏向于用「网红」一词,男性更喜欢用「创造者」这个词。仿佛创造这个词带有某种魔力,可以区别艺术和商业活动。
除了性别标签外,Youtube、Tiktok、Instagram等平台也更倾向于创造者这个词,可以让人们听上去觉得这些垄断型平台非常支持用户的创造力。
科技拯救世界
Marc Andreessen 是技术乐观主义的坚定拥趸。疫情期间的封锁对现实世界教育、娱乐、工作的影响极大,但技术给出了很多解决方案,有些可能会比疫情前更好。地理位置和工作机会的分离,使往来没有机会的人可以打破地理藩篱获得更好的工作。我在家 Remote 也工作了一年,同意其中的一部分观点,却没有这么乐观,因为国家之间的藩篱不止地理环境。
▼UX、设计与艺术类
论争:用户的性别重不重要?
这两篇文章,其中「The gender of the user does not matter. Period. 」这篇主张用户性别不重要,觉得除了医疗相关的应用外不需要获取性别数据(指gender,而非生理上的性别 Sex),而且性别选项的多样造成了输入负担,关注用户的行为本身产生的差异更加重要。
而以下这篇,则是回应了上面文章的观点,认为他提供的是一个不完美的解决方案,应该更重视用户的性别和包容性。设计师喜欢同理心,但没有真正地接触到实际的社区的话,总有知识的界限。作者以汽车设计时对女性数据收集的缺失,而导致的女性使用者的危险性为例,来解释来自社区的视角的缺失,可能对其群体造成的伤害。文章最后给出了如何收集性别数据的决策流程图。
when we ignore gender-based differences we deny the systematic oppression that gender-diverse individuals face.
当我们忽视基于性别的差异时,我们就否认了性别多样化个体所面临的系统性压迫。
收集性别数据的决策流程
收集性别数据的决策流程
性别二元论的历史对设计的意义
作为上一篇文章的补充,可以了解非二元性别/性别流动性的历史,社会规范强加于男性和女性的生活模式。大平台对性别的看法可以影响数亿用户,所以如今平台的模式设计就显得极为重要了。作者最后推荐了一个芝加哥变装秀,很有意思,现实版的《Pose》。
Gender is not rigid and neither are we. 性别不是死板的,我们也不是。
Chicago Drag Excellence
Chicago Drag Excellence
少有关注的新兴设计领域:播客封面的设计
专辑封面是一个传统而充满创意的一个设计领域,无数的设计师从专辑的封面设计获得启蒙。播客在 App 中通常也是由封面来传递整体的印象,但却很少被讨论。
为了纪念彩虹旗设计者 Gilbert Baker 产生的彩虹字体
Gilbert Baker 在2017年3月去世,NewFest 和 NYC Pride 为了纪念他,与Fontself 合作制作了这款以 Gilbert 命名的字体。有普通和彩色两个版本,可以在网站免费下载。
Gilbert Font
Gilbert Font
有任何反馈和评论都可以在推特的 #MonogotoLetter 标签里投稿,或者在这里联系我们
就快要周末啦!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 Newsletter

『MonoGoto』是一个由 Issei 制作的月刊 Newsletter。这里会介绍从我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以及关于设计、艺术和文化的推荐信息。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From Tokyo, Japan